请微信搜索 “看书神站” 防丢失,点关注 不迷路!   “好了,言归正传吧!”薄风止将手中的木匣子打开,木匣子中间还用小木板隔开成两个格子,嬴洛一眼就看到在木匣子中一个小格子里分别都有一只黑色正在蠕动的小黑虫,但是一只比较大,一只明显还是幼虫的样子。

  “蛊虫吗?”嬴洛继续探着脑袋看了看,才说道:“子母蛊吗?撄”

  “你倒是见识不少。”薄风止倒是没有想到这些东西嬴洛竟然也会知道。

  嬴洛看到蛊虫之后,大概知道所谓的血契到底是什么了,目测是要用这种子母蛊来控制的。

  薄风止突然拉过嬴洛的手,只是轻轻的一捏,就从嬴洛的指尖上滴下一滴血珠子,滴在那个母蛊的格子了,一下子就被吸干净了。

  而薄风止放开嬴洛的手,双手成剑指,先是对着木匣子一挥,然后再朝嬴洛的手腕挥去,就看到那只母蛊就停留在嬴洛的手腕内侧,就只是吸附着,好像没有什么其他的动作一样。

  “这血契要给我?”嬴洛显然很意外,没有想到薄风止这是为了自己在跟拓跋融昊谈条件的。

  “你觉得爷需要吗?”薄风止撇了嬴洛一眼,好像是在说她傻一样。

  嬴洛刚想赞同他说的也没有错的时候,就听到薄风止的下一句话,就整个人不好起来了。

  “也就只有你弱的需要别人保护。”薄风止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偿。

  这话说的嬴洛就很不高兴了,于是很不满的反驳了一句说道:“我现在是稍微的弱小了一点,但是我还不需要别人来保护。”

  “你需要。”薄风止的态度十分的强硬的说道。

  “到底是你有多了解我?你怎么知道我需要”嬴洛没好气的白了薄风止一眼说道。

  “爷是不了解你,但是爷觉得你需要,你就需要。”薄风止有时候说话做事还真的是霸道的可以:“你非要这么倔吗?身边多一个人保护你有什么不好?”

  “你不是也同意我说的,只有自己做可靠吗?”嬴洛有些不满,对薄风止这些前后说话里的自相矛盾很不能够理解。

  “是同样,有些时候确实是没有人比自己更可靠了。”薄风止对于嬴洛所说的这一点确实是不反对,因为嬴洛也确实是真的经历过的,但是:“身边多一个人保护你,有时候可以省掉很多麻烦。你放心,立下了血契,除非他死,否则绝对不会看着你受伤的。”

  没错,这就是这种血契的霸道之处,拿命换命,还永远不能背叛。

  “你不需要担心他会背叛你,血契对忠诚度是有要求的,一旦稍微起了异心,就会被子蛊折磨到死的。”薄风止看向拓跋融昊,他是知道让拓跋融昊屈居人下,他肯定是觉得挺委屈,还觉得挺不甘心的,所以说,血契才是最有效最实在的东西。

  嬴洛也不再说话了,她的几点担心,还没有说出来,薄风止就好像都知道了一样,一一的给她解释,让她放宽心了。

  见嬴洛终于没有什么想法了之后,也不说话了,薄风止知道嬴洛是妥协了,这才看向拓跋融昊,不说话,却用眼神示意他。

  拓跋融昊自然是知道这血契是怎么缔结的,就算薄风止不开口,他也是知道的。

  拓跋融昊将自己的血滴了子蛊上面,格子里面的蛊虫也同样是很快的就将血滴吸干净了。

  薄风止同样的步骤,让子蛊飞到拓跋融昊的侧手臂之上。

  因拓跋融昊的衣服是就是无袖的那种亵衣,所以,那只蛊虫并没有多费力就在他的臂膀上停住了。

  薄风止再一次的抓起嬴洛那有一道伤口的手指,又挤出了一滴的血,滴在拓跋融昊手臂上的那只蛊虫上面。

  嬴洛就看到那只蛊虫在吃掉了她的血滴之后,竟然开始躁动了。

  嬴洛就看到那只长的很丑很恶心的虫子就这样钻进了拓跋融昊的手臂之中,就看到拓跋融昊好像很难受的样子,一直用牙齿咬着下唇,额头的冷汗也不停的往外冒。

  嬴洛还打算稍微的关心了一下,但是就在拓跋融昊的子蛊开始往他的身体里钻的时候,嬴洛手腕内侧的那只肥大的母蛊虫也跟着动了。

  同样是一整只蛊虫钻进自己的肌肤之中,随着血液一起在身体里爬行。

  相比于拓跋融昊的难受和难忍,嬴洛却是感受不到任何的不舒服,反而还有一种并没有蛊虫钻进自己的身体的错觉。

  好在那种疼痛之感,并没有维持的很久,但是就这么一个过程,竟然就让本来身体就有些虚弱的拓跋融昊都已经有些腿软的快要站不住了。

  嬴洛没有时间去注意拓跋融昊怎么样怎么样的,她现在就对血契感兴趣,因为她看到在蛊虫进入她的身体之后,就在她的手腕内侧出现了一抹金色的轮印。

  只是闪烁了一下之后就消失不见了,嬴洛不知道那是什么,不由得开口发问道:“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这只是血契的痕迹。”薄风止是看到了,等嬴洛开口求问的时候,薄风止就一字不露的解释给营路听:“如果他不听你的,或者是忤逆你的时候,你手上的这个印记就会再一次的亮一次,而中子蛊的人就瞬间没有反抗的能力了。”

  嬴洛想了想,这血契有种像那约束着孙猴子的紧箍咒一样的存在吧!

  而拓跋融昊的蛊虫完全进去,完全的安静的潜伏在他的身体里,这事拓跋融昊的肩膀上也同样是出现一个金色的轮印,也同样很快的暗下去,好像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拓跋融昊的手臂上什么都没有,很空白。

  很快拓跋融昊就和嬴洛缔结好了这个血契。

  嬴洛是没有什么想法的,毕竟身边多一个人,少一个人,对她来说真的是差别不是很大的。

  而薄风止就觉得比较安心一些了,他最近有事情要忙,没有办法一直陪在嬴洛的身边,而拓跋融昊的本事还是不差的,把他留在嬴洛的身边,薄风止也稍微可以放心一点,至少他不希望嬴洛在他不在她身边的时候受一丁点的伤害。

  “拿着,然后跟上。”薄风止又是从衣袖之中拿出了两个瓷瓶子丢到拓跋融昊的身上说道。

  就算是刚刚缔结了血契,嬴洛对拓跋融昊还是停留在萍水相逢的位置上面,对于薄风止那冷冰冰,不带任何情绪的话并不觉得有什么不舒服。

  嬴洛反而还先往下去的方向走去,背对着拓跋融昊说道:“等会自己跟上。”

  嬴洛这话说的,那个也是很明显的,他们是不会在这里等着拓跋融昊擦药然后休息再走的,他们可是真的还有事情的。

  “好。”拓跋融昊看着那两个毫不犹豫的丢下他的人,真的是气的恨不得将自己的一口牙都给咬碎了。

  但是,再多的抱怨和不甘心,还有委屈,在嬴洛和薄风止的面前都要很憋屈忍下去,谁让他现在算是‘寄人篱下’了呢?这不得不低头啊,现实就是这么的残酷和现实的。

  这一层毒瘤拓跋融昊一下人,只好坐在地上,一把给自己的伤口撒上药粉,一边吃了一颗内服的丹药。

  拓跋融昊不得不承认,从薄风止手里拿到的东西,无论是什么,真的是个个都是宝物啊!

  就连丹药都是极品之中的极品啊,拓跋融昊这才吃了一颗,就觉得自己现在的身体里的玄力正在一点一点的恢复。

  而自己那被锁链锁着的伤处,也用了薄风止给的药粉,洒在伤口上面,而他也能够清楚的感受到那种骨头在愈合,身体各种状态都慢慢的开始恢复的美好状态了。

  而嬴洛和薄风止两人一路上也都没有什么话说,一路上都很沉默的样子,但是却并不觉得他们之间很尴尬的样子。

  嬴洛和薄风止两人没有再在其他的楼层逗留,而是直接下到第二层去,毕竟其他的楼层有价值的东西都已经被他们扫荡了,准确来说都已经是收归嬴洛的囊中了,就剩下第二层的那个可以锁住魔兽力量的锁链了。

  “你们回来了?”穷奇接着微弱的光就看到两个身影朝它这边走来,不由得惊喜的说道:“有办法了吗?”

  “嗯。”嬴洛在穷奇的话音落下的时候就已经走到它的跟前了。

  而穷奇在听到嬴洛的这一个就已经激动的摆尾巴了,它要自由了吗?它真的要自由了吗?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快眼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绝世王妃/移世未央之爱:绝世王妃,绝世王妃/移世未央之爱:绝世王妃最新章节,绝世王妃/移世未央之爱:绝世王妃 小说2016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