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微信搜索 “看书神站” 防丢失,点关注 不迷路!   嬴洛闭上眼睛让自己自己刚才看到的乐谱在脑海里显现,倏然睁开眼睛,看着那四个鼓,果然还是要用到这个啊!

  每一个鼓代表一个音点,但是一句之中两个音点所代表的鼓点在呈对角线的关系,要往返,还要保证一气呵成,那可绝对是个技术活啊!

  再说了,嬴洛现在连直接敲鼓都有些吃力,那么她能怎么样呢?

  嬴洛抬头朝周围的那些兵器看去,一波一波的看过去,却并没有找到适合的兵器撄。

  但是突然,嬴洛的眼睛一亮,嘴角微微的上扬,没错,就是这个!

  嬴洛看中的搭在旁边的一条红绫,要是站在那个演武台的中间,这个红绫的长度刚好可以碰到四个鼓的鼓面。

  嬴洛将红绫搭在自己的臂弯之上,站在演武台的中间,闭眼开始回想自己刚才看到的那个所谓关于鼓的乐谱。

  而薄风止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了眼睛,幽暗的眸子里流光暗涌,他的小乖又会给他什么样的震撼呢偿?

  而站在演武台的中央的嬴洛也悄然的睁开一眼,红绫一甩,直接就敲击到其中一个鼓面,发出浑厚的鼓声。

  因为每一声鼓声之间都有一小段的停顿,嬴洛也没有干站在演武上,而是在演武台上就跳起来了,在跳舞的同时不忘记用红绫击打鼓面。

  嬴洛的身姿优美,每一个动作之中都透着让人着迷的魅力,伴随着时缓时急的鼓声而变化自己舞蹈的节奏,不得不说鼓声和嬴洛的舞蹈融汇成一场视觉和听觉的盛宴。

  跳到最后的时候,嬴洛发现演武台上的那一颗如同绣球一般的东西,发出浅浅的光芒。

  嬴洛右手抓着红绫,朝那颗绣球击去,红绫的一端直接的缠绕在绣球上面,嬴洛用力的往后一拉。

  嬴洛愣是听到了机关转动的声音。

  循声望去,就看到那些原本一排排放在架子上的兵器,随着架子开始一起的移动起来。

  原本那些架子还有兵器都是分两派分列着的,而此刻却围成一个小圈子,而在这个圈子之内,从地上耸起一块石柱,并没有很高,大约一米左右。

  而石柱的上面是用石头雕刻而出的一朵很大的莲花,此刻这朵石头莲花竟然从中间泛出点点的光芒,那石头雕刻而成的花瓣,竟然缓缓的打开了。

  等待光芒散去之后,嬴洛才看到安安静静的躺在石头莲花的花蕊之上的东西,那是一把看起来很普通的扇子。

  “宝贝就只是这样?”嬴洛将那把扇子拿在自己的手上把玩了一下,不由的问了一句,她刚才可是跳的气喘不已的,不要告诉她,就只是这样。

  “这可是世间仅有的夺命判官扇,翻手能让人手,覆手可要他们死。”薄风止可比嬴洛有见识的多了。

  薄风止依旧靠在墙壁,侧头看向嬴洛这边,抬起左手微微的一勾,嬴洛手上的那把扇子就飞到了薄风止的手中。

  只见薄风止的手指一动,就把那把折扇打开来了,手腕翻转着,就看到那把折扇在他的手腕处翻转起来,好像一朵盛开的花儿一眼,散发着一种噬人心魂的力量。

  而且就在薄风止把玩着那把扇子的时候,嬴洛清楚的看到那把原本很普通的折扇上面点点花纹蔓延开来,一边开着妖异的彼岸花,一边则是黑暗的鬼手。

  就像是薄风止之前所说的那样,这把扇子真的给人一种翻手生覆手死的感觉。

  薄风止手持着那把扇子,扇面从他的眼前划过,那双眸子似乎也具有吸人魂魄一般的感觉。

  薄风止将扇子在手里玩出花样来,嬴洛竟然看到从扇子里泛出一团黑气,而黑气之中还带着一个张着嘴巴不停的咬啊咬的骷髅头。

  薄风止开着扇子指向中间的那一簇火焰,就看到那团黑气还有骷髅头就好像如同离弦的箭一般,朝那簇火焰飞去。

  嬴洛就在站那簇火焰的旁边,就那样安静的看着那个骷髅头把火焰吞噬掉了。

  而就在薄风止将扇子合起来的瞬间,那团黑气和骷髅头也在空气之中消失不见,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

  如果不是那簇火焰真的不见了,嬴洛还真的会误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呢!

  “这把夺命判官扇用的好的话,可以将敌人释放出来的所有玄力都一一蚕食掉。”薄风止走到嬴洛的身边将扇子提给她说道:“玄力被蚕食殆尽之后,那个人的生命也油尽灯枯了。”

  好霸道的一种武器啊!有点残忍,不过嬴洛喜欢,手上要是没有拿点什么有用的东西,那还怎么行走江湖啊!

  “它还有能让人起死回生的本事,要听听吗?”薄风止看着嬴洛问道。

  “我已经知道了。”嬴洛摇摇头,刚才在薄风止的演示之下,嬴洛已经成功的将自己手里的这把夺命判官扇的来历还有功用和她自己脑海里有关的信息对上号了。

  薄风止笑而不语,他对嬴洛的聪明,向来都是没有什么微词的。

  这把夺命判官扇不仅杀人霸道,就连让人起死回生的本事也十分的霸道,必须以命换命,还必须是主人的命才行。

  嬴洛觉得救人之中事情,她应该是没有这么善良吧!

  所以嬴洛没有丝毫的顾虑的用拇指的指甲在食指的指腹上划出一道血口子,滴在扇面上。

  那把夺命判官扇发出隐隐的光芒,扇面上的那株妖异的彼岸花犹如一道光柱一般,直直的射向嬴洛的额头。

  嬴洛只是觉得额头有点发热,并没有觉得有任何的不是,然而她不知道的是,在她的额饰下方的额头上盛开着一株妖异嗜血的彼岸花。

  而原本另外一个扇面上的暗黑鬼手也一点点泛开来,爬满整个扇面,早就已经没有了原来的模样,咋一眼看过去,也就仅仅只会看成是山水墨画一般,愣是让人看不出这其中有什么神秘特别的地方。

  做好这一系列的动作之后,嬴洛就将那把扇子别在自己的腰间,现在根本就不要用,也没有什么外人在,没有必要一直把扇子拿在手上装逼,是吧!

  “继续往上走吧!”嬴洛对这一次的收获,还是颇为满意的,对着薄风止笑着说道。

  两人往第五层的位置走去,这里的设定好像是一层难一层易的模式,上到第五层的时候,这里竟然摆着满满的都是药材,还有炉鼎。

  看来这个塔的主人可谓是用心良苦啊,看看这每一层收集的东西的数量,可是很庞大的样子啊!

  收集这么多的东西,肯定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最后却只能为别人做嫁衣,悲剧啊!

  不过,收集了那么久,真正的极品也才这么一件,所以这些破铜烂铁只是用来迷惑人的吗?

  但是,人家要是真的有本事闯到这里来,那本事,那见识都是匪浅的,谁还会在乎这些破玩意儿呢?

  嬴洛看着那一排排的药材,有熟悉的,也有没有见过的。

  嬴洛想了想,偏头看向薄风止一样问道:“薄爷,替我瞅瞅,这里有什么绝无仅有的极品药材,不是极品的,我不要啊!”

  说完嬴洛也不等薄风止回话,就双手背在身后,一副领导视察的模样,这边看看,那边闻一闻,好不自在的样子。

  听到嬴洛那使唤自己那么的得心应手的话,薄风止瞪着嬴洛悠闲的背影,不一会就绷不住,无奈之中又带着些许的宠溺摇摇头,嘴角也不由的微微上扬。

  而嬴洛一路扫过去,看到了一些熟悉的药材和药粉,眼睛大亮,快步的往前走了几步,嘴角不由的勾起笑容。

  嬴洛的眼睛往周围转悠了一下,在一堆炉鼎之中找出一个黄金炉鼎,真的是金光灿灿的。

  嬴洛把黄金炉鼎单独放在一个空地,用旁边的小药称,将上面的某些药材和药粉,按比例称好,一个接着一个倒进黄金炉鼎之中。

  “薄爷,借个火。”一切都准备就绪了之后,嬴洛蹲在地上,转头对站在她身后不远处的薄风止喊道。

  薄风止眼睛微微眯起,斜睨了嬴洛一眼,这丫头现在是使唤他上瘾了吗?一点也不客气啊!

  “嗯?薄爷,你还矫情?”嬴洛瞪大着眼睛,恶人先告状一般的伸手指着薄风止,义正言辞的指控着薄风止的‘罪名’:“是男人就爽快一点,借不借火!”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快眼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绝世王妃/移世未央之爱:绝世王妃,绝世王妃/移世未央之爱:绝世王妃最新章节,绝世王妃/移世未央之爱:绝世王妃 小说2016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