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看书管家已上线,前往各大商店搜索“快眼看书”领取   杨烨回到客栈,将自己相会宋江并投身梁山的诸般事情,一五一十地说给赵敏等四女听。

  赵敏还未开口说话,金梦姬先就忍不住了,她嘟着嘴嚷嚷道:

  “杨烨,你太过分了,也不与我们好好商量,就把我们四个人都绑上梁山的战车。虽然我们的主线任务是必须加入梁山阵营,但是黑宋江的名声太难听了,我可真不想跟着他去混日子。”

  杨烨奇怪道:“宋江名声很难听吗?人家可是江湖公认的刀笔该欺萧相国,声名不让孟尝君的大英雄,河北、山东两地的好汉们,听见他的名字都是望风而跪,纳头便拜的。”

  金梦姬不服气的说:“但是我在地球的网络上看大家都说宋江是伪君子、真小人;我的祖先金圣叹也评价他是下下人物。”

  杨烨呵呵一笑:“众人说得未必是对的,真理常常掌握在少数人的手中。市井之人大抵皆如井底之蛙,眼睛里只有自己头顶上方寸大的天空,根本看不见外面更浩瀚的宇宙。英雄的世界他们不会懂,也难以明白。”

  “至于你家祖先金圣叹,他一介酸文人懂个屁的武人心思,说讲写作技巧尚算一把好手,可惜点评人物时,就如同吃了我的金砖当头一击后的状态——纯粹是脑残状态下的胡言毒女当嫁。”

  金梦姬嗔怒道:“你才脑残呢,有本事你就说说我祖先的评价哪里有问题。”

  杨烨呵呵一笑道:“就是和你详细去说,你也听不明白的,所以我也就懒得浪费时间了。现在退一步讲,加入梁山这可是主线任务,你可以选择不接吗?不接是要抹杀的。”

  金梦姬挺起骄傲的小胸脯,将左手一甩,取出一块小小的令牌来,得意地说:“我和你这小新人可不一样,就算不接主线任务,也一定不会被抹杀,因为我有免试金牌。”

  就见那块小小令牌之上,刻着一个精致的“免”字,

  杨烨顿觉满头黑线,试探着问:“这道具不便宜吧?”

  金梦姬咧开嘴巴,用一种观察土鳖的眼神来藐视杨烨:“你别羡慕,便宜着呢。我们无忌岛有自己的免死金牌制造流水线,独立生产、自产自销,但凡岛上的遗弃者去执行任务,人手都发一块,所以永远不会有被抹杀的危险。”

  赵敏脸上微微绯红,向杨烨解释道:“杨先生,这条流水线是先夫健在之时,牺牲上封神台被封斗神的机会换取来的,是无忌岛上遗弃者们保证生存的根本。”

  杨烨恍然大悟,淡淡一笑,默默念叨了一句:“难怪你们会一直持续当遗弃者,因为有免死金牌,所以可以任性,就是这么简单。”

  他们在里面说说笑笑,客栈外面却是一阵人声喧闹,未多久,店小二领着一群做公的如狼似虎的闯了进来。

  一进屋内,店小二指着赵敏把手一招:“大人,就是这个女贼。”带班的都头随即大喝一声,招呼手下一起上来拿人。

  赵敏盈盈一笑,轻启樱唇,说道:“各位官爷,你们是何缘故,如此兴师动众,来捉我一个小小弱质女子?”

  那都头横着水火棍,怒道:“女贼,你的事犯了!昨夜你在大相国寺害了数十条人命,不过没有逃过高衙内的法眼。”

  赵敏闻言一惊,心中暗觉奇怪,她们撤退之时并没有与大相国寺的和尚冲突,又怎会惹出人命。

  不过她何等聪慧,转念一思考,就大概明白了来龙去脉,她们的确是走了,但是还有陈*希真留在现场,凭他的道术,杨烨那一记地震应该搞不死他。

  今日自己惹出来的官非,定是此人在背后搞鬼。

  不过赵敏想明白了事情,但不代表她会像某些大脑有贵恙的存在一样,会为证明自己的清白而束手就擒。

  赵敏到这个世界来是来战斗的,不是来与人来搞关系的。被人冤枉怕什么,谁冤枉我,就砍死他。

  她柳眉微蹙,就待使出辣手,解决掉面前这批蝼蚁。

  杨烨已经抢先出手,他比赵敏还要霸气,赵敏还要问为什么,杨烨是什么也不问,按他的习惯,只要有谁胡乱对自己先动拳头的,一律先还手打翻了再来说话。

  将炙啖朱亥。

  侠客行二十四式中又一门特殊的本领,将内劲音波功化天才霸主。

  吼吼吼吼吼吼吼!

  杨烨仰天连声怒啸,浑身的破体罡气顺着吼声凶猛涌来,就听空气之中流传起噼噼啪啪的爆裂之声。

  孱头懦夫,怎受得虎豹雷音?

  顷刻之间,这一群做公的们如被骆驼踩爆的稻草,五官淌血、七窍眩晕的倒了一大片。

  杨烨牵手赵敏,领着竹潇雨柔、金梦姬与关佳慧,施展开飘云远烟轻功,霎时就在人海中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等到了外面之后,细细一打听,才明白真实情况,原来就在杨烨他们走了之后,大相国寺内又发生了重大命案,八宝琉璃殿殿主智浑和尚及以下数十名僧人都被人残酷杀死。

  太尉府衙内高世德携带龙虎山仙家宝物至开封府告状,提供出了黄衫女贼现场杀人的充足证据。随后,开封府尹就发布出了海捕文书,开始满城缉拿赵敏。

  赵敏听了这个消息之后,顿觉哭笑不得,虽然开封府官差不是什么可怕的敌人,但每天被人盯梢也是件麻烦事,至少不能继续参悟白玉神剑的线索了。

  她柳眉暗锁,略有隐忧,并对杨烨说出了自己的猜测,怀疑是那陈*希真在幕后搞鬼。

  杨烨亦是聪慧之人,一点即透,马上明白了赵敏推理陈道子的根源所在,只可惜现下情况危险,却是来不及寻陈*希真这老匹夫去报仇,把场子找回来。

  金梦姬的幻想彻底破灭了,他们如今只能上梁山一条道走到黑了。不过眼下最急的事情,还是立刻找个地方把赵敏给藏起来。

  对此,杨烨提出了两条方案,请赵敏自行选择。

  一是让赵敏拿着杨烨的隐身符,隐身混出东京城,去汇合袁朗糜貹,躲去城外山贼窝元阳谷避难。

  二是一齐去投奔及时雨宋江,就藏到范天喜家里去。杨烨信任宋江为人与梁山的手段,肯定可以庇护赵敏,但到底还是一步险棋,躲在东京终究难测万全。

  所以,杨烨推荐赵敏选择第一种。

  但赵敏没有答应,她冲着杨烨微微一笑,神情郑重地道:“此番全靠你杨兄弟帮忙,我等方能寻回宝剑,大恩不言谢,惟有竭尽绵力来报偿。”

  “数日之后,你还要与宋江、李助等人联手去救王庆,此行凶险、危机四伏,最是需要帮手。所以,我不想离开东京,希望届时尚能助你一臂之力。”

  杨烨见赵敏如此义气,哪里还敢再做多言,便引着众女,一路隐匿身形,风驰电掣,转眼之间,就来到了宋江告诉他的联络地点——范天喜的宅院。

  宋江见杨烨去而复返,不明何故,待见杨烨引荐了同行女伴,并将大相国寺之事也略微改编了说了几分给他听后,便欣然允诺,会好生保护好赵夫人等众女。

  这时范府之中却有一个不好,色鬼小霸王周通也居住其中,不过幸好他是见识过赵敏暴打高衙内、恶斗陈丽卿的威风,因此哪里敢撩拨这等会厮打的女英雄?

  更何况旁边还有一位不近女色、凌然正气的小李广花荣牢牢看顾着,根本不会有他说疯话的空隙气冲星空。

  杨烨安顿好了众女,心情受到被众公差突然来袭的影响,不觉一股淡淡无名之火暗自萌生,有心要寻些事情来做,最好能马上给陈*希真、高衙内这对狼狈为奸的贼子一个教训。

  陈*希真道术高强,又有武艺高强的女儿陈丽卿为臂膀,要对付他并不容易,但是高衙内嘛,就呵呵了。

  杨烨想到这里,忍不住笑出声来,只见他把脸一抹,使出了三尾妖狐内丹转化出来的个人天赋“易容”,转眼就把自己变成了一名四十多岁、脸色姜黄的汉子。

  然后,杨烨闭目养神,将金刚玄功罡气连续运转数十个周天,静静等待着夜幕的降临。

  待到弯月在空,暮色深沉之时,杨烨双目睁开,精光迸射,施展起轻功提纵之法,用上飞檐走壁的本领,轻巧犹如猿猴,直奔那当朝太尉高俅的府邸而去。

  太尉高俅的府邸亦是开封城中风水上佳的地方之一,面南朝北,环抱星辰斗阙,暗合龙虎氤氲之气。府邸之后,乃是一条直通往汴河的内河,水色清澈,风光极佳。

  杨烨翻身上房,潜伏于后府阴影之处,用出了千里眼的本领,仔细查探高太尉府上的地形状况,这一次,他不怕羞涩,毫无顾忌,尽情施展出透视眼的招数。

  高府上下,无论男女禽*兽,不分老少俊丑,包括高衙内的三十多名小妾,一律看了个通透。

  可能是透视太多伤了人品,杨烨足足监视了三个时辰,既没有找到高俅,也没有发现高衙内,眼看着即将夜敲四更,他忍不住心中焦躁。

  高俅与他家养的小狗莫非今晚没在府邸之中?

  他那边正在狐疑,府外的小河上面却来了动静,由远及近、袅袅娜娜的划来一只小舟,从舟子上窜下来五六条闲汉,鬼鬼祟祟地走入了太尉府后门。

  这些闲汉合力扛着一只随时在不停蠕动的大布袋,跟着一位拿着折扇的公子,轻一脚浅一脚地走路。

  杨烨神眼看得分明,这位为首的公子,三十多岁的模样,衣冠华丽,一副被酒色掏空身子的尊荣,毫无疑问,正是那高太尉家的败家衙内,豹子头林冲的大仇人“花花太岁”——高世德!

  杨烨心中暗喜:好,终于等到了,高世德这头贱人到底还是自己送上门来了。

  他一时好奇,再用透视之眼,来观察高衙内一行人扛着布袋中,究竟藏着什么秘密。结果不看还则罢了,一看之下杨烨把肺都气炸了,忍不住义愤填膺。

  里面哪里是什么事物,分明就是一位千娇百媚、花容月貌的绝色女子,葫芦形身子,凹凸晶莹,只穿一件贴身小衣,仿似一只受惊的小猫蜷缩在布袋之内。

  高世德伸出禄山之爪,上下其手,一边行走、一边摸得不亦乐乎。

  杨烨无名火起,怒从心头起,恶从胆边生,无尽的杀意沾满了胸襟。

  “高家小狗,今晚你这厮报应到了。我杨烨就算不取你性命,也要与你一个天理报应,让你永远都不能祸害世间女子!”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快眼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超模娇妻:老公,别太馋!,超模娇妻:老公,别太馋!最新章节,超模娇妻:老公,别太馋! 360小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